Bella贝拉子

赞美三日月和莺丸

破镜 第一章

这个蔺苏修仙AU脑洞我与雕雕@魚與花 一起磨了几个月终于要搞起来了,鉴于我们俩都深深地被起点金手指修仙爽文荼毒过并且乐在其中,这篇AU的文风大约也是这样(入坑请慎重啊!),是个修仙升级打怪复仇最后恩恩爱爱在一起的故事(既然都AU了都修仙了那必须he必须甜的嘛)。

这次雕雕画图,我写文,雕的图不必说,都是精品,奈何本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医科狗,生怕把文写成实验报告,感谢有雕雕帮我把关,各位看官请多多包涵啦!

鉴于我俩都开学了,更新可能不定,但是每周末一定会有的!

----------------------------我是正文分界线--------------------------------

正文
1.
琅琊山,琅琊阁,童子院。
梅长苏正收拾屋子,冷不防隔壁邻居阿武突然兴冲冲地跑进屋来。
“阿苏阿苏,师兄师姐们来接我们啦!快走快走!”
“好,就来。”梅长苏微微一笑,环顾了一圈有些破旧又空荡荡的屋子,便跟阿武一起走出门去。
一路上阿武兴奋的叽叽喳喳,猜测着日后生活,什么拜师啊修行啊御剑啊,显得十分期待。而梅长苏始终寡言,只沉默浅笑,偶尔颔首回应。
阿武见身边这人不怎么开口,猜着自己所说也许戳到阿苏的痛处,有些不好意思。他笨拙地挠了挠后脑袋,叹气道:“哎,阿苏,虽然你的灵根测试不理想,但并不是不能修炼呀,等有一天你的修为上去了,一定可以换到更好的地方去,不用在藏书楼那种地方待着啦!”
梅长苏朝阿武轻笑:“藏书楼挺好的,不用担心我,你去了炼器堂,万事小心。”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前院,炼器堂来人已经到了,两人互相道别后,阿武便跟着一位红衣师兄离开。
梅长苏在原地安静地站了会儿,忽然眼前青光一闪,一位穿着青衫,身材欣长,作书生打扮的青年出现在他面前。这青年对着梅长苏一笑:“你就是阿苏吧,我是藏书楼四层弟子杨青,负责接引你入楼。”
梅长苏向他一辑:“见过杨师兄。”
杨青颔首:“事不宜迟,现在就走吧。”说着朝空中抛出一方砚台,那砚台滴溜溜一转,见风就涨,直变成可容两人坐下方停止。梅长苏得杨青示意,登上砚台盘膝坐下,杨青周身青光大放,那砚台就“嗖”的一声破空而去了。

对于大变活人和御物飞行这种事情,梅长苏的接受能力显然已经有所进步。至少现在他坐在一方巨大的砚台上,看着周围的景色飞快地往后退去,脸色还算正常。

梅长苏刚刚醒来的时候是懵的。
彼时他刚睁眼,脑子里一片浆糊,还有人用手拍着他的脸。
“阿苏,阿苏你没事吧?就快到你了!”
“……什么?”梅长苏糊涂之下终于看清眼前人,是个十岁左右的少年,生的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眼下正扶着梅长苏,担忧地看着他。
“阿苏你烧糊涂了哇?今天是琅琊阁测试灵根招收弟子的日子呀!你怎么这时候发烧呢,再忍忍,马上就到你了!”
梅长苏听得更糊涂了:“琅琊阁?测试灵根?招收弟子?”
他从没听说琅琊阁收弟子还要测灵根,灵根又是个什么东西?阿苏又是谁?
还有,琅琊阁……他怎么会在琅琊阁呢。他记得之前大渝退兵,他不是应该在北境……
想到此处,梅长苏脸色一白。
他不是应该……死了吗?
对的,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可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梅长苏不动声色的低眼瞧了瞧自己的手,这双手白皙,小巧,纤细,却明显是孩童的手掌。他抬头看了看场上,只见周围全是十来岁的孩子,穿着清一色的素白的道童袍。正前方有一面巨大的玉石材质一般的墙,足足一丈高,四尺宽,旁边站着个头戴玉冠,手拿拂尘的道人,他面前漂浮着一卷名册,念到谁的名字,那孩子就走上前去把手放在玉璧上,那玉璧或放出三色或四色交错的光,孩子就会高高兴兴的下台等候;也有的孩子手放上去后玉璧毫无变化,就会难过沮丧的低头下去。
梅长苏正琢磨着眼前这一切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景象,耳边那少年还在叽叽咕咕。突然那道人叫到:“下一个,阿苏。”
阿武将梅长苏一推,小声道,“发什么愣,到你了!”
梅长苏这才反应过来,他走上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学着其他人一样将手放到玉璧上,不一会,玉璧便放出五色的光芒来。旁边的道人一撩眼皮子,淡淡道,“五灵根,去吧。”
五灵根是什么?梅长苏满心疑惑,慢慢走下台。

这就是梅长苏重生后第一天的情景。
回到原身的住处那几天,梅长苏终于搞明白,他大概是遇上了些怪力乱神的事儿。现在梅长苏所在的这个世界与前世完全不同,有修士,有凡人,有妖魔,前生话本里所说的鬼神飞仙在这个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他所在的也是个修仙门派,居然跟前世他住了多年的地方一样,也叫琅琊阁,是当世几大最大的势力之一。
他所住的地方是童子院,隶属琅琊阁善堂,里面都是琅琊阁收留的一些孩子。有的是阁内低阶修士的遗孤,也有的只是单纯无家可归的幼童,因机缘巧合被善堂收下。
他所附身的这个身体原主本名叫阿苏,不知姓氏,只听说父母是和琅琊阁有些因果的普通散修,但夫妻二人早早双亡,善堂便收下了阿苏。
琅琊阁每十年就从童子院通过灵根测试招收一批弟子,根据每人灵根与天赋不同,分配到不同的部门去。今年恰好是琅琊阁测灵根招收弟子的日子,可阿苏在近日发起高烧,一连烧了好几天,测试那日更是当场晕倒,不知道怎么便宜了他这一缕幽魂。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子不语怪力乱神,他前世师从大儒本该不信鬼神之说,可这离奇的重生之事都能发生,又身处这样一个世界,也由不得他不信。既然有此机会重生一回,便只能顺其自然好好活着先。
思绪回笼,梅长苏发现他和杨青已经到了藏书楼。砚台慢悠悠地下降到离地一尺的高度,等梅长苏小心地跳下来后便缩小飞回杨青手里。
之前还在童子院时,偶尔见到的一些师兄师姐多是御剑而行,如今他这位师兄居然是带着砚台,看着倒格外雅趣。
杨青见小孩子清凌凌的明亮双眼看过来,心里就有几分喜欢,伸手揉一揉小孩脑袋,“走吧,我带你看看去。”
真被当做小孩对待了。梅长苏心里几番别扭,奈何人小力弱,只能随他去了。
杨青从袖里掏出一块玉简给梅长苏,“贴在额头看看,这是每个刚入楼的弟子都会被发到的玉简,你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在内。”
梅长苏接过,依言照做。
琅琊山虽被称为“山”,但它是一条整整占据了大陆东南方圆数万公里面积的巨大山脉,灵脉灵穴密集,中有芳草佳木,瀑布湍流,秘境无数。因为本身的灵气密度大和护山大阵的关系,整座山脉都掩映在一片浓浓云海中,端的是云蒸霞蔚,一派仙家美景。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琅琊阁占据这一片钟灵毓秀之地,自然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与优势。作为大陆数一数二的大门派,琅琊阁自有严密的规划和制度。阁内设有长老院、剑堂、丹堂、善堂,司刑院、炼器堂、万宝楼、传道堂、万法楼、藏书楼、弟子院等等部门,分管不同事务。其中,地位最特殊的就属藏书楼。
琅琊阁有一项十分独特的生意,就是消息贩卖。大陆上流传一句话:“没有琅琊阁不知道的事,没有灵石买不来的消息。”。没有人知道琅琊阁有多少人手在外,也没有人知道琅琊阁是哪里来的消息来源,但是只要有人上门求问消息,那就是明码标价,保证信息真实,多少价值的消息对应多少灵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要银货两讫,琅琊阁从不泄露买家身份。正是这种良好信誉,加上琅琊阁修士那几乎无人能撼动的武力值,以及无人知道琅琊阁的触角究竟有多长,没人敢轻易找琅琊阁的麻烦。以前曾有过大乘期修士挑衅琅琊阁,但后来这修士千年以前秘密杀害一位已经飞升的大能的后裔并夺取其宝的消息不知如何被传了出来,一夜之间,这位修士连带着他身后的势力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那之后,再无人敢撩拨琅琊阁的虎须,琅琊阁也凭着自身的实力以及着特殊的生意成为大陆最特殊的一个宗门。
为何说藏书楼地位特殊呢,是因为这里就是琅琊阁的消息集散中心。藏书楼是琅琊阁的文献储备地,专门储藏琅琊阁收集的所有关于这个世界的各种档案资料、消息信息。资料和消息经过处理与归档后,如有需要会以别的方法发出去给门人以提供便利,或者作为商品卖给上门买家。
藏书楼分为一到九层,最底层是最普通最不重要的资料陈列室,包括大陆基本情况的介绍、修真门派和家族的基本介绍等等,越往上层所储存的资料越重要,所涉及的信息也越隐秘,要价也更高。第九层是楼主所在地,存放最重要最核心的资料,处理日常事务都在这里进行。九层之上还有一个小楼阁,除了楼主,所有的藏书楼弟子没有楼主本人带领和允许都不得入内。
同样,与藏书楼的楼层相匹配,藏书楼设有一层至八层弟子,每层弟子管理所属楼层的消息整理、归档与分析。楼里能在九层与楼主一同做事的,不叫九层弟子,而叫少楼主。现任藏书楼主姓李,单名一个字文,已在位近百年,并没有立少楼主。
所有进入藏书楼的弟子都需要立道心毒誓,发誓绝不会透露关于此间任何的消息,他们的脑中也有秘法保护,一旦落入敌手遭到搜魂,他们就会立刻识海爆碎而亡。由于藏书楼弟子的工作就是整理收取的消息并一一归档,不需要什么实力,同时这些活计十分费时,平时根本没有时间修炼,又不像其他部门有机遇。所以藏书楼的弟子,都是已经突破无望难登大道或者本身灵根很差已经没希望修炼的人,这里相当于琅琊阁给他们的最后的栖身之所。因此,藏书楼弟子在琅琊阁实力虽不济但却比较超然,不参与门派内比试,是相当独立的一个存在。那么相对的,藏书楼环境封闭,修炼资源也较少。
梅长苏心里赞叹,这玉简真是个好东西,才贴上额头,所有的信息内容就像光幕一样浮现在他眼前,再清楚不过了。
他看到这里,心说怪不得当时说把他分到藏书楼阿武脸色不太好呢,原来是灵根太差天赋太烂的人才会去的地方,但是藏书楼对于他而言确是难得的宝地。
他受够前世后半生病痛折磨,这一世能有个健康体魄已经十分满足,至于能不能修仙其实他并不在意。藏书楼藏书楼,顾名思义,这楼里资料消息多,经史书籍肯定也多,能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也是件快事。另外,他可是没有半点原身的记忆的,在藏书楼里待着也好,省的被人瞧出破绽闹出事端。想到这里,梅长苏心满意足地点点头,他就打算在藏书楼待着不挪窝了。
杨青瞅见梅长苏似乎还挺满意这儿,倒有些意外。往年藏书楼新弟子的接引也是他负责,彼时那四五个孩子无一不愁眉苦脸的,他也不生气,毕竟进入藏书楼就基本等于此生与大道无缘,他当初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今年这届孩子大概普遍天赋不错,居然只有一人被分配到此处。可独这一人便已经有些令他刮目相看了。
这一副随遇而安的平静性子,大概很适合这儿。
杨青带着梅长苏领了藏书楼一层弟子身份牌和这个月的月例,包括一瓶补气丹和十块下品灵石,都装在一个乾坤袋里。梅长苏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暗暗稀罕了好一会儿。
办完这些事儿,杨青把阿苏领到一层舍间,“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这几天先在一层好好熟悉一下,有什么不懂的自行查阅,过几天会有人安排你做事的。”
梅长苏向他一揖,“辛苦杨师兄了,多谢!”
杨青微笑颔首,离开了。


评论(20)
热度(175)

© Bella贝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