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贝拉子

赞美三日月和莺丸

破镜 第二章

第二章!不好意思更得略晚!

感谢雕雕的加戏!@魚與花

-------------------------------正文分割线----------------------------------

2.

   这个世界是由一块巨大的圆形大陆和包围着它的海洋组成,乾灵大陆面积广阔难以计数,这世上九成以上的修行门派全部居与其上,有正道修士,有魔修,也有妖修。自古以来,仙妖魔之间纷争不断,几乎每千百年就要掀起一次腥风血雨的大战。由于绝大部分的战争胜利都由正道修士获得,是以在大陆上,魔修和妖修的势力被压制到了最低,正道门派占据了大部分的地界。其中,最大的势力当属萧氏家族统治的修真王朝梁国、琅琊阁以及以宇文家族为首的楚门。

   琅琊阁自不必提,占据了大陆东部至东南沿海一带,紧邻东瀛海,甚至与海族也有商业交易。楚门则处于南部楚地和南疆一带,其门人善弓箭,长于布置陷阱,牢牢阻挡着南部魔域的扩张。萧家王朝则控制着中央至部分西部大陆,抗拒着北方妖魔的南下,是一个强盛而专制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由修士建国称帝,取龙气世代镇压国运的修真国。其皇位在萧氏子孙手中世袭罔替,并让数个修真世家俯首称臣。

   在大陆北部渝地以及南部靠近海域的狭长地带,则是魔修的聚集地,简称为南北魔域。紧邻着北魔域的,则是大陆上唯一一处大型妖修势力,由狐族带领的滑国。至于大陆的其余地带,则是零零散散分部着中小型修仙门派和世家。

   再说四方海域,按照方位分为东瀛海,北冥海以及南海和西海。这北冥和西海是海族妖兽的天堂,他们从不参与大陆上的势力纷争,也排斥陆地修士进入他们的领地。而东瀛和南海岛屿众多,不少妖修魔修和人类散修聚集于此,相对鱼龙混杂。

 

   梅长苏盘腿坐在巨大的书架边,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手中的一卷玉简。

   琅琊阁藏书楼不愧被称为大陆上最完全的资料书库,这些有关大陆势力划分的资料真是详细又全面,让人一目了然。

   这段日子,一层的师兄给他的任务无非是尽快了解一层各个书架中所藏的内容以及按照指示帮忙整理归档一些新进的资料玉简。他也得以用大部分的时间来翻阅一层的各种藏书。

   现在梅长苏已经读完一层绝大部分的书籍,那些有关大陆历史、灵物草药、妖兽海族、法宝丹药介绍等等的书册玉简着实让他受益匪浅,至少他现在绝对不是前几天那个对此方世界一问三不知的梅长苏了。

 “萧家王朝……”

   梅长苏无意识地用手搓着玉简的一角。

   随着对这个世界的初步了解,梅长苏心中的疑虑也越来越多。他原先以为,琅琊阁这名字只是一个巧合,可如今从大陆势力来看,萧家,楚门,滑国,若说这些都是巧合,未免也太不可信。可若不是巧合……

   梅长苏莫名地一阵心悸。他起身,踩着梯子将玉简放回架子上。

   在一层所能知道的也止步于此了,他心中的疑虑和猜测或许只有成为上层弟子才能一一获得解答。

   想到此处,梅长苏快步爬下梯子,熟练地绕过一排排书架走到前堂,沿路还跟不少共事的师兄们打了招呼。

 “哟,阿苏师弟,今天的玉简归档好了?”前堂的桌案前,一个青年搁下手中的笔,抬头笑眯眯地看着梅长苏。

 “是呀。今天送来的玉简不多,很快就做完了。秦师兄可以去查阅一下看看有没有遗漏或者错误。”梅长苏微笑回答。

 “哈哈,不用。”秦二手指一滑,一点青光便落入了梅长苏腰间的身份牌上,算是一点门派功绩。关于门派功绩,积累到一定数量可以去万宝阁或者万法楼换取宝物或者秘籍,只是身为藏书楼弟子,还是一层的,能拿到的功绩点大概也只能塞塞牙缝。

 “多谢秦师兄。”

 “没什么好谢的,这些功绩点对我们藏书楼一层弟子可能也没什么用。”秦二叹气道,“晋升到上层说不定做事儿还能多一些功绩,只是师兄我记忆力不太好,一层的考试一直通不过,这不留下来当了这么多年的‘一层大师兄’吗?”

 “秦师兄莫要妄自菲薄,以秦师兄的资历,假以时日定能晋升的。”梅长苏笑道。

 “借你吉言咯。”秦二其实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他在一层呆了这么久,早已没了那些争强好胜的心思,而他也实在是懒得背书去参加什么考核。

   其实这也不能说他不思进取,藏书楼整个风气就是这样。

   若论弟子数量的分布,藏书楼从一到八层大概也是呈金字塔形,人员流动也不明显。加入藏书楼的弟子心中几乎已经放弃了对仙途的追求。尤其是一层,因为人数众多导致日常任务分配下去,每个人拿到手的也不多。由于又是最底层的弟子,也不会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需要干,平日里看看书籍干干闲活儿,虽然生活简单了些却也不愁温饱,自然会有不少人逐渐懈怠下来。

   “也祝阿苏师弟你能早日晋升哈。”秦二随口说了一句,“若没什么事的话,师弟你就去休息吧。”

  “有的。”梅长苏说道,“麻烦秦师兄了,我想参加晋升二层弟子的考核。”

 

   不知是不是前世本就聪慧过人的原因,这具身体似乎在修炼之外的天赋还不算太差,梅长苏今生居然能做到快速阅读并过目不忘。加上一些举一反三的技巧,这偌大的一层藏书楼,他只花了近一个月便几乎记住了所有的文献资料,早就有了参加初级考核的资本。

   说来有趣,藏书楼作为琅琊阁一处奇特的存在,本身也有着奇异的制度。从一层弟子晋升到六层弟子,不像别处靠实力,靠修为,而是靠考试。

   藏书楼的考试十分奇妙,一层晋升二层的考核是关于该层所藏的大陆基本情况以及修仙界基础知识,虽然都是基础,但实在过于繁琐,甚至有可能细节到某条山脉某个山峰的背阴面盛产什么属性的灵矿,着实让不少弟子们头疼。至于再往上的晋级考核,除了对所属楼层文献资料的熟悉程度测试,还有实际的案例操作问题。例如如何与买方讨价还价,如何装腔作势抬高消息价值趁机大捞一笔,何如不着痕迹的把消息真真假假的通过买家散播出去,等等等等。这种考题比起一层的背书,更让一大片藏书楼弟子无语,能考过的人十不存一,是以藏书楼的考试在此地荣升为堪比劫数一般的存在,被各层弟子们戏称为“升级雷劫”。

   梅长苏初次听闻“升级雷劫”的鼎鼎大名时心中暗笑,没想到前世一辈子也没经历过的考试倒是在此处遇上,真是有趣。至于传闻中凶名赫赫的案例考题,他倒是半点不操心。前世江湖蛰伏十二载,收集各路消息作出判断,利用其隔山打牛、掩盖视线、祸水东引、占取先机,这种事情他可没少干过。梅长苏一边自嘲一边心里暗乐,这样的考试制度叫蔺晨知道了一定会拍手叫绝,回头立刻在琅琊阁设立一个折腾他那些下属。

   想到此处他心里一闷,复又泛起一丝难言的感慨。

   如今身陷异界,过往种种当真恍若隔世。虽然这个世界似乎跟前世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虽然此地也十分巧合地被称作琅琊阁,但这表面越是相像,便越让他觉得陌生而疏远。

   也不知道自他死后,蔺晨他们过得如何了。

   梅长苏摇摇头。终究是生死相隔,两世分离,多思何用。

 

   在秦二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梅长苏向他一揖,便随前来接引他去考核的师兄离去了。

   一层弟子的考核果然如传说一般繁琐细碎,但凭梅长苏现在的记忆力应付过去尚不是什么问题,他在考官赞许的目光中淡然的接过升级为二层弟子的身份牌——那上面由最初的一根鸟羽变成了两根,又领取了晋级奖励后便转身回房,准备第二天到二层师兄处报道。

 

  琅琊阁,剑堂。

  两个多月前,剑堂所在的断虹峰突然出现浓浓的白色云雾,之后化为巨大的灵气漩涡,于第七日起升起紫色祥云并且时至今日仍然经久不散,不少剑堂的弟子已经被长老们第一时间带领到附近安全区域的山峰上安置。

 “也不知道这个灵气异象到底何时才会消退,这都两个多月过去了,真是耽误修行。”有弟子抱怨道。

 “真是少见多怪,这可是紫气异象,我听说往往只有人结丹,而且是上品金丹的时候才会生出如此异象,也不知里面是谁,这灵气漩涡倒灌两个多月仍然不足,真是积累雄厚,远胜我辈啊!”另一人感叹道。

 “我听说前段时间大师兄外出游历回来直接闭关了,会不会是大师兄在结丹呀。”一女弟子捧脸道。

 “大师兄今年才二十出头,若如今就结丹,这修炼速度也太丧心病狂了吧?”那女弟子身边的一个男弟子小声抱怨。

 “哼,就算不是大师兄结丹,他这二十岁筑基大圆满的实力也甩你几十条街!”

   正说着,那灵气漩涡转动的越发急切,尾端气流迅猛的倾泻下来,连带着紫色祥云都被卷入漩涡,向屋里没入,突然那云雾里有一尾通身漆黑透亮的巨鱼微微一闪,随后整个漩涡向下一沉,迅速钻入屋中消失了。

 “是鲲鱼!原来真的是大师兄!”

   话音未落,有一人在堂前现出身形,这人生的山眉水眼,嘴角微微上挑,似乎永远带着笑。他披着一头黑发,只随意地在脑后用玉饰束起一络头发,额前却向右侧留出一缕长长的刘海来,这样的发型在以端庄雅正为传统的仙家门派中十分少见,可配着这男子一身肩绣暗金纹的水蓝色长衫和他左耳的银色耳钉,有种说不出的潇洒和风流。他冲面前弟子们扬唇一笑,身形一闪,已登上飞剑绝尘而去了。

   在这一代琅琊阁的弟子中,能有资格被称为大师兄的只有一人,正是此人。

   蔺晨是这一代琅琊阁阁主的独生子,拥有天生的好天赋,变异的风属性单灵根加上非同一般的悟性使得蔺晨的修炼速度奇快。他自三岁始正式修行,仅仅十年就惊人的成为筑基修士,甚至还领悟了剑意,成为了一名剑修,震落一地眼球。如今才过了十年居然就结了金丹,如今他也不过是二十三岁的青年罢了,在这个百岁金丹都少见的修仙界,蔺晨委实是一大妖孽,能成为琅琊阁当代弟子中的大师兄,也就不足为奇了。

 “大师兄留步。”后方一人向蔺晨御剑而来。蔺晨一挑眉,踩着剑打了个弯儿便稳稳地停在那人面前。

 “恭喜大师兄结成上品金丹。”来人站在剑上给蔺晨作了一揖。这修士和蔺晨年龄相仿,一身规矩的剑袍,看起来可比现在晃悠悠摇着扇子的蔺晨更像一个正经的剑修。

 “啧,你干嘛,有事说事。”蔺晨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何晟失笑,只好道:“好吧。大长老让我告诉你,结了丹出关后先去见见他。”

 “嘿,他怎么知道我一定能顺利结丹呢。”

 “他说你这丹要结不成你估计是没脸出关的。”何晟耸了耸肩。

   蔺晨一收扇子,“这话我可不爱听,走了,没空,忙着呢。”

   说罢便毫不犹豫地撇下何晟御剑往琅琊山深处而去。

 “哎!你别走啊!”何晟叫了几声也不见那人回头,心知追不上他,满脸无奈。

   不过他们这大师兄率性而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琅琊阁上下也早就习惯了。

   这刚出关忙什么忙,赶着找道侣啊?何晟心中吐槽几句,驱使着飞剑离开了。

 

   梅长苏在第二天搞明白了为何藏书楼弟子身份牌上是以羽毛这种不常见的标识作为图案。

   他才刚刚登上二层,还没站稳就差点被一阵鬼哭狼嚎掀下楼去。只见一位弟子正被一群“扑棱棱”的白影追的狼狈而逃,整个楼道里鸡飞狗跳,那弟子跑过的地方还留下了一地白毛。梅长苏瞅了瞅,似乎是一种鸟羽。

   有位满头大汗的师兄赶过来,“你是新晋升得小师弟阿苏吧,欢迎欢迎,我是王启,叫我王师兄就行。我先带你去舍间安顿。”说着赶紧领着梅长苏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弟子一路絮絮叨叨介绍完二层的分布,又道:“从二层至五层,所有弟子就要开始接触每天消息信息的交换和整理归档,以及需要对新进消息的来源进行一定的分析处理,你今天刚到,这两天可以先看看我们是怎么做的,过几天就试着上上手,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师兄师姐。”

 “我知道了,多谢王师兄指点。”梅长苏回道,他又问:“刚刚……那位师兄没事儿吧?”

   王启闻言眼角抽了抽,苦笑道:“你有所不知,刚刚李云是在喂鸽子呢,那些大爷们对今天的粮食不满意,所以才……”

 “喂鸽子?”梅长苏奇道,“藏书楼还有鸽子?”

   王启点点头,“琅琊阁一直驯养着一群变异灵鸽作为往来传递消息的主力,听说还是最早第一代阁主花了多年亲自培养出来的品种,十分忠心耿耿。这些灵鸽据说含有大鹏血统,飞行速度迅疾,一瞬可达千里之外,在最需要争分夺秒的消息收集这一块,实在最适合不过了。”

 “那……它们战斗力如何?万一被人捉去不就坏事了?”梅长苏本想说鸽子战斗力很弱,却想起刚刚那位李云师兄被追的惨不忍睹的样子,话到嘴边又改了口。

 “它们只是平时看起来正常罢了,不,平时它们就够凶残了。可要是受到攻击,这灵鸽马上就会狂化,别看它们平时一身洁白仿佛没有丝毫威胁的样子,一旦狂化了,它们会瞬间变成平时身体的两三倍大,白羽转为黑羽,鸟爪变长变尖,爪尖带毒,还会喷火,关键是它们往往喜欢群攻,只要一只遇袭,附近的灵鸽都会受到召唤前去帮忙,人一旦被抓到了,不是被抓伤毒死就是被火烧死,你说我们放心不放心?”王启耐心地解释道。

   梅长苏哑口无言半晌,终是一笑摇了摇头,这可比前世那群小东西厉害多了。

   王启又叮嘱道:“这些灵鸽可是琅琊阁的大爷,十分挑剔,只要有一点点不适就要追着弟子乱啄,只苦了我们这群藏书楼的弟子,平时还要分神伺候他们……哎,阿苏你人小力弱,又新来乍到,怕是跟鸽子们不熟,等你先适应了这里的工作,我再带你去鸽舍看看,现在你先不要接近鸽子,省得被啄伤。”

    梅长苏闻言,老实点头应下,他现在半点灵力都没有,可跑不过那些鸽子。

    修为进展缓慢,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寸进,这是十分困扰梅长苏的一件事。

    梅长苏曾了解过,这个世界修士的修为划分为八个阶段: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飞升。其中,炼气期分为一到十层,往后的每一个大境界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和大圆满四个小境界。修为越高,晋级所需的资源越多,时间也越长。在这个世界,金丹期的修士可以被称之为高手,元婴真人就有资格在外坐镇一个小宗门。至于化神乃至更高级的修士则长年处于隐世状态,或闭关参悟,或于秘境历练寻宝。由于高级修士要花费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有可能晋阶,他们几乎从不参与修真世界的俗事,除非是世界大劫,或道魔开战,或影响宗门气运的大事,这些高级修士才会出手。

    这是一个炼气筑基如蝼蚁,金丹元婴遍地走,化神以上堪为棋手的世界。

    梅长苏非常清楚,虽说藏书楼是个更倚重头脑而非修为的地界,可想到在这样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站稳脚跟,没有实力那是万万不行的,最起码,他必须自保的能力才行。他不是没有想过好好修炼,杨青师兄给他的储物袋里也有一门适合炼气期的修炼口诀,奈何也许是灵根所限,这段时间以来除了藏书楼的工作之余梅长苏一直在努力,可迄今为止一个多月过去了,他居然连突破引起入体都做不到,实在是令他无可奈何。

    引气入体是炼气期前的一步,也是迈入修士的最初的一步,只有感应天地灵气并且吸收灵气存留在体内经脉和丹田里,才能开始正式修炼,在引气入体成功前,哪怕天赋再高灵根再好,也是白搭,不能被称之为修士。

    对于梅长苏而言,感应天地灵气十分容易。这一过程需要修士入定时心境透彻澄明,甚至如果能达到“无有之境”这种最高级的入定状态则收益更大。对于修士而言,进入无有之境与心境息息相关,若心境通明,毫无杂念,不受外界干扰,进入无有之境相对容易;若心思不定,杂念横生,不仅不易入定,还有可能走火入魔,被魔念占据身体,神魂消亡。是以无有之境对修士心境要求很高,往往只有高阶修士,或者悟性超绝之人才能做到。

    梅长苏前世受过种种磨难,生离死别,家破人亡,欺骗背叛,身患绝症,这其中很多往往是寻常人几辈子都不会经历到的,如今他在这个世界又了无牵挂,他的心境早比很多修士都要通透空明,甚至他在适应了入定修炼后,第二次入定就感知了天气灵气,在第三次尝试时就进入了无有之境,这种心境修为如果被外界知道,一定大呼梅长苏妖孽。

    进入无有之境后天道给予梅长苏的反馈是巨大的,他不仅又一次感知到了那些五色的天地灵气,他甚至轻易就引气入体成功了,然而当大量的灵气顺着灵根的引导沿着他的经脉进入丹田时,梅长苏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他的丹田仿佛是一个漏水的水缸,海量的灵气入体后,他的丹田能截留下十分之一就很不错了,剩余的绝大部分灵气在冲刷了一遍他的经脉后就回归了天地之中,任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再留下更多。这导致梅长苏明明能感应灵气引气入体,甚至进入无有之境,却无法从引气入体突破至炼气一层,真是徒呼奈何。

    梅长苏的心态却十分好:至少他不是不能修炼,只是需要的时间比常人多而已,所谓勤能补拙,总有一天他会不落后于人。


评论(20)
热度(117)

© Bella贝拉子 | Powered by LOFTER